AlbErTGaRY

前半生与后半生的分界线是此时此刻

您好,很高兴您来到Albert的主页.
才疏学浅,拙句连篇.
愿我的画能带给您一丝的感悟,
为您的漫漫人生添一抹淡淡的星光.

----2018.2.13 1:55 A.M

洞穴

夜深了,
我爬进一处洞穴.
里面黑漆漆的,
我把火把点燃,
头顶的壁画逐渐变的清晰,
左手边是一处灌木丛,
右手边是一处喷泉,
我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洞穴.
我缓缓向洞口移动,却发现洞口消失了,
我只看到一堵血红的墙.
深红的似血迹的红色斑纹自己开始移动起来,
他们拼凑成一副我的模样.
我眨眼,它也眨眼.
我后退,它也“后退”.
我走向喷泉,
水面映着我的脸,
水花把水中的脸分裂开来,
我的脸却也感受到了强烈的撕裂感.
我赶紧把脖子缩回来.
我走向灌木丛,
里面有蟋蟀在叫,
我每靠近一步,
它就提高一个音调,
没走几步,耳朵根已经开始刺痛.
我赶紧往后跑.
无处可走,我只能向前,
可是走了很久很久,前面仿佛没有尽头.
实在是走不动了,我原地坐下,
抬头,
那是我的脸.
我眨眼,它也眨眼.
喉咙里突然发不出声音.
我睁圆了眼球,
身体却也动弹不得了.
它慢慢靠近,靠近,靠近.
我明明感觉它在靠近,
但是它似乎还在那里,
冷汗慢慢从下巴滴落.
往后仰头,却发现后面是实心的,那堵墙已经靠在了我的身后.
一不留神,我醒了.
我从树上翻下来,
拿着火把,
走进前面那处洞穴.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