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ErTGaRY

前半生与后半生的分界线是此时此刻

您好,很高兴您来到Albert的主页.
才疏学浅,拙句连篇.
愿我的画能带给您一丝的感悟,
为您的漫漫人生添一抹淡淡的星光.

----2018.2.13 1:55 A.M

唔..

就像一把匕首,轻轻划过我的左臂.身体慢慢陷进泥土里,我在挣扎,她在旁边瞧着.
就像我一把拉过她的手,把她的头摁在水缸里,汗已经浸湿了我的上半身,但是手还是没有松开.
就像她穿行在薄暮的林中,我悄悄地跟着她,她发现不了我,因为鹿没有逃走.她的脚踝沾着露珠,发丝间夹着一片枯叶.
就像我再未曾走过的乡间小路,她说她会在路的尽头等我,我却向另一条乡间小路迈开了脚步.
就像我走在街上,所有人都好像认识我一样和我打招呼,但所有人都只说你好,似乎没人知道我的名字.
就像差点被踩到的蚂蚁,它的触须是钻石切割的,头是白玉雕刻的,腿是金叶缠上的,腹是玻璃吹制的,股是珍珠打磨的.
如果有那么一秒,这个星球上所有人都是睡着的,那那一刻我们都活在梦里.
那如果一个人不做梦,却睡着了,那它活在哪里.

rick是个时尚的小男孩,
他喜欢穿各种潮牌,
总是走在同龄人的前面.
那天,
rick在街上看到了一个比他还潮的人,
那人戴着大金链子,一身supreme,
他激动极了,拿着自己的xs max就去和那人合影.
没成想,那个“潮”人在rick按下快门后的一瞬间,竟然抢走了他的手机.rick后悔极了,从此以后,他也穿着一身supreme,戴着大金链子,在那条街上游荡,终于,在6个月15天18小时后,rick又见到了那个偷他手机的人.
rick极力压抑住自己的怒火,
慢慢向他靠近,再靠近,趁四下无人,然后一榔头敲爆了他的狗头. 他把小偷拖到角落里,把他一身行头全扒了,包括内裤,扔在一边,用打火机点燃,然后开心地走了.
从此,rick只用小灵通

“给我拼下去”
“我真的好累,我不行了”
“那也要继续”
“那要到什么时候啊...”
“到你不行为止.”

洞穴

夜深了,
我爬进一处洞穴.
里面黑漆漆的,
我把火把点燃,
头顶的壁画逐渐变的清晰,
左手边是一处灌木丛,
右手边是一处喷泉,
我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洞穴.
我缓缓向洞口移动,却发现洞口消失了,
我只看到一堵血红的墙.
深红的似血迹的红色斑纹自己开始移动起来,
他们拼凑成一副我的模样.
我眨眼,它也眨眼.
我后退,它也“后退”.
我走向喷泉,
水面映着我的脸,
水花把水中的脸分裂开来,
我的脸却也感受到了强烈的撕裂感.
我赶紧把脖子缩回来.
我走向灌木丛,
里面有蟋蟀在叫,
我每靠近一步,
它就提高一个音调,
没走几步,耳朵根已经开始刺痛.
我赶紧往后跑.
无处可走,我只能向前,
可是走了很久很久,前面仿佛没有尽头.
实在是走不动了,我原地坐下,
抬头,
那是我的脸.
我眨眼,它也眨眼.
喉咙里突然发不出声音.
我睁圆了眼球,
身体却也动弹不得了.
它慢慢靠近,靠近,靠近.
我明明感觉它在靠近,
但是它似乎还在那里,
冷汗慢慢从下巴滴落.
往后仰头,却发现后面是实心的,那堵墙已经靠在了我的身后.
一不留神,我醒了.
我从树上翻下来,
拿着火把,
走进前面那处洞穴.